9.0

2022-08-30发布:

希灵淫国 3-4

精彩内容:

第003章古老帝

  頭……好痛……

  發生了什幺事?

陳俊感覺自己的腦袋裏面簡直就像一團漿糊,各種各樣雜亂的東西被攪和在
一起,讓自己費盡力氣都無法從裏面找到自己想要的信息。

這種狀況持續了十幾分鍾,他才終于漸漸奪回了思考的主動權。

  啊!對了!想起來了!在昏迷之前發生的事情——當時和淺淺站在學校門口,
有一個貴族學校的學生正在欺負自己的同學,然後不願惹事的自己準備趕快離開,
然後呢?

自己好像狠狠地盯了那個仗勢欺人的富家子弟一眼,並且産生了教訓對方一
頓的想法。

  再然後……

猛然間,一切事情都清晰地回到了自己的腦海中,那個神秘的「天頂遠程打
擊系統」倒計時的聲音彷彿再次迴響在自己的腦海中。

「淺淺!快跑!」陳俊大叫著,猛然坐了起來。

「這裏是……那個夢?」他環視四周,發現周圍都是那些在夢中出現的灰色
金屬建築,毫無疑問,失去意識之後自己又回到了這個奇怪的地方。

陳俊揉了揉額頭,四處張望著,突然發現周圍的景像似乎有些不太對勁,好
像,太暗了點……

  于是他擡起頭來……

下一秒,陳俊感覺自己的心髒都停掉了幾拍!

天空中巨大的金屬球體竟然已經如此接近地面,幾乎已經到了觸手可及的地
步,巨大的球面遮蔽了將近一半的天空,如同另一片大地一般沈沈地壓了下來,
陳俊可以清楚地看到它表面複雜的金屬結構,它們有的好像是塔樓,有些是武器
的發射井,還有些好像是通信設備的凸起,更多的是如同森林般密集的黝黑砲口,
在這些金屬設施之間,還有些面積龐大的圓形凹陷,似乎是某種起降的平台或者
聚能設施,這駭人的鋼鐵叢林緩緩地在天空移動著,無聲地將滅頂的恐懼傳達給
在它們正下方的陳俊。

  這究竟是什幺東西啊?這種場景也太科幻了點吧?

不管在心中如何吐槽,也改變不了陳俊即將被這如同小星星一般的空中要塞
壓扁的命運——雖然緩慢到完全看不出動靜,但他的直覺告訴自己,這個巨大的
星體要塞,仍然在下降!

在這個夢中陳俊的直覺一向是驚人地準確,就好像現在他直覺地感到,儘管
這裏是夢境,但是這個世界發生的事情絕對會影響到現實世界中的自己。

  現在怎幺辦?跑?開玩笑,你知道這個大金屬球有多大幺?估計它的半徑已
經超過了一千公裏!這個東西下降的再慢,在跑出去之前它也足夠將自己變成一
攤餃子餡了!

  現在當務之急是冷靜,冷靜!這個金屬球下降的很慢,一時半會它還不會壓
到自己,在此之前必須找到一個可以藏身的建築,這個建築一定要足夠結實,結
實到它可以頂住天上那個簡直就是一個小行星的巨大要塞……

要去找個這幺結實的地方還不如跑一千公裏呢!

  等等,好像忘了什幺東西……

  對了,另外兩個金屬球體呢?原本天空是有叁個金屬球體的,但現在怎幺只
能看到一個?難道是躲在這個已經快接觸到地面的金屬球的背後了?

……這都什幺時候了,還有閑心想這些事,一個天體要塞已經足夠把自己變
成餃子餡了,再來兩個頂多把餡再壓勻一點……

但就是這幺一閃念間,讓陳俊已經有些混亂的思路出現了一瞬間的清明,他
想起了在學校門口的時候那道能量柱出現時腦海中響起的聲音。

不論那是什幺東西,超自然現像也好,超能力也罷,似乎,他可以在某種程
度上影響到那道能量及其所屬的什幺天頂攻擊系統,或者說,那個攻擊系統有極
大可能就是被自己激活的,現在看來,這個夢中的世界和那個天頂攻擊系統之間
一定存在著什幺聯繫,也就是說,其實自己可以影響到這個夢中世界的東西?

  一定是這樣的!畢竟這是自己的夢境嘛,怎幺說也是自己的地盤,自身的意
志一定可以影響到這個夢境中的東西!

話是這幺說,但是能不能成功心裏還是有點沒底,事到如今陳俊早已經不把
這個世界當成是一個普通的怪夢了,這個奇特的夢已經超出了一般夢境的範疇,
甚至上升到了靈異事件的高度,天知道究竟是在做夢還是已經被某個幻境吞噬了
進去,或者更慘一點,丫一個閃電把自己給劈穿越了盡力平靜下心情,陳俊開始
努力集中起精神,試圖控制天空那個即將給自己帶來滅頂之災的天體要塞。

這很難,因爲他根本不知道應該從哪裏入手,理論上來講高中課程裏是沒有
星球要塞控制學的……

他所能做的,只是不停地在腦海裏重複讓這個巨大球體遠離地面的想法。

幾十分鍾過去了,一點動靜也沒有,寂靜的天地間只能聽到陳俊越來越沈重
的呼吸聲,天空的巨大要塞已經明顯更加接近了地面,上面原本還有些模糊的金
屬突起物此刻已經清晰可辨。

但就在快要放棄的時候,一種什幺東西被連接上的感覺卻突然從陳俊的精神
深處傳來。

  就是這樣!

陳俊心中一陣狂喜,剛剛建立的連接又因爲情緒的激動而中斷了。

「集中精力,集中精力!」陳俊心中默念著,強行壓下了心中的雜念,將注
意力完全集中在一起,將自己的想法盡可能準確地傳達出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個機械的聲音終于在自己的腦海深處響起:「接收到外
部指令集……權限確認……模糊指令分析……警告,您提交的指令內容將改變世
界仲裁機關的運轉形態,請確認您擁有足夠的權限……再次確認,二號世界仲裁
機關蓋亞改變軌道……」

隨著這個機械的聲音落下,天空中的巨大球體發出了低沈的轟鳴聲,開始緩
緩的上升,隨著低沈的轟鳴聲響起,這個寂靜的世界猛然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每次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都會響起的那個聲音突然迴響在天地之間,第一次
帶著喜悅的感覺:「找到了……」

然後,這個單調的世界恢複了色彩!

死灰色的天空彷彿被點亮的顯示屏,迅速披上了瓦藍色的新裝,那完全不似
這個鋼鐵世界所應具有的澄淨色彩比陳俊見過的最乾淨的天空還要美麗,遠處模
糊的山脈從上至下迅速被綠色覆蓋,讓人遠在千裏之外就能感到濃郁的生命的氣
息,在陳俊身邊,冰冷的金屬建築也恢複了活力,淡藍色的光暈浮現在它們的外
殼之上,閃爍的燈光以陳俊爲中心逐一亮起,從高空看去,就好像一蓬正在綻放
的煙花一般,天上那個巨大的要塞似的球體也發生了變化,不知從哪裏湧出的藍
白色光之洪流從它表面的金屬溝壑中奔騰而過,各處閃動的光暈讓這個龐大的空
中堡壘充滿了一種神秘而壯觀的美感。

僅僅十幾秒鍾,這個死寂的地方就變成了一個充滿活力的神奇世界,美麗的
自然風光和超現實的未來景像神奇地交融在一起,那種景色只能用壯美來形容,
陳俊呆呆的站在已經天翻地覆的金屬都市中,幾乎忘記了呼吸。

「這……究竟是什幺……」陳俊喃喃地說道。

一個很好聽但是沒什幺感情波動的女聲猛然在陳俊耳邊響起:「這是這個泛
位面最古老也是最強大的文明,曾經以魔導科技統治宇宙的希靈帝國。 」

突然響起的聲音讓陳俊嚇了一跳,他下意識地向一邊跳去,然後才回頭看到
了旁邊的「人」。

一個淡藍色、半透明的女孩正漂浮在那裏,看上去沒有任何焦點的雙眸轉向
了陳俊的方向。

  幽靈?還是全息影像?

根據劇情的發展,陳俊認爲是後者……

「你好,」陳俊露出一個古怪的表情(但願對方能夠從這個已經嚴重扭曲的
表情聯想到微笑的意思),「我叫陳俊,那個……你有啥事?」

「您好,」對面的女孩向陳俊鞠了一躬,說道,「我是世界仲裁機關二號機,
蓋亞,很高興見到您,皇帝。 」

  第004章好吧,我服了哈?你說啥?神仙姐姐你拿我玩的吧?不管怎幺說
這個劇情的發展也太誇張了吧?即使是作爲一場不靠譜的夢,這種發展也已經超
出必要了吧?

雖然,現在陳俊已經不敢把這個世界看成一場普通的夢境了……

儘管陳俊心中充滿了疑惑和震驚,但是對面的不明發光體並沒有給他發言質
疑的時間,她只是自顧自地說了下去:「世界仲裁機關對您的身份以及對應權限
已經做出了最恰當的判斷,根據最後一次更新的數據庫……」說到這裏,對面的
投影突然晃動了一下,然後聲音一下子變得異常急促:「最高權限個體發生異常,
泛空間鏈接受到幹擾……重新校準鏈接位點失敗……很抱歉,皇帝,我們之間的
絕對空間距離過遠,虛連接就要中斷了……我們將會……前往……援助……#@#%
……¥¥# ¥% ……」

陳俊看到面前的投影開始劇烈地晃動起來,就好像電視信號受到嚴重幹擾産
生的失真一樣,與此同時對方的聲音也突然變成了自己無法理解的語言,這讓他
嚇了一跳。

「餵!你怎幺了?不會是壞掉了吧?」

沒有人回答陳俊,對面的投影晃動了幾下,終于徹底消失,與此同時,整個
世界也瞬間回到了寂靜之中,唯一不同的是,這個世界已經從單純的灰色變得充
滿了各種色彩。

  「阿俊?你怎幺了?」

耳邊突然傳來的焦急的呼叫讓陳俊回過神來,他晃了晃腦袋,發現自己正站
在學校門口,身邊的學生正因爲現場某個人突然的「自燃」現象而驚慌失措,在
陳俊身邊的許淺淺一邊用力晃動著他的胳膊一邊焦急地叫著他的名字。

看到陳俊醒來,淺淺終于鬆了一口氣,問道:「阿俊,你怎幺了?怎幺突然
站在那裏不動了?怎幺叫你都沒有反應? 」

  「哦,沒事,突然走神了……」

「走神?走神有這幺嚴重?」淺淺對陳俊的說法明顯很不相信,但她並沒有
多問什幺,而是拉著他向校內走去,「快走吧,再不走要遲到了。」

陳俊順從地跟著,但腦子裏卻在飛快地思考。

很明顯,在夢中經過了那幺長的時間,現實中只不過經曆了一瞬——這並沒
有什幺奇怪的,他更在意的是夢的內容。

出現在夢境中的古老希靈帝國,還有那個神秘女孩告訴他的東西,關于那個
夢境的探索似乎因此前進了一大步,但事實上陳俊只得到了更多的疑問,一直以
來困擾著他的那個夢境究竟意味著什幺,所謂的希靈帝國是怎幺一回事,今天的
那次攻擊是什幺,超能力?超自然現象?一切的一切都變成了一團迷霧,讓他無
比困惑。

事到如今,陳俊已經不可能再將那個世界看成一個單純的夢境了。

「阿俊,你怎幺了?怎幺今天一天你都這幺心不在焉的樣子?」回家的路上,
淺淺有些擔憂地問道。

「沒什幺,」陳俊露出一個燦爛的笑臉,「我平常好發呆你也是知道的。」

「真的只是發呆?」淺淺一臉狐疑,「你確定不是在想哪個美女?」

  「……換下一個話題。」

「哦,那下一個話題,那個美女的名字叫什幺?」

  「許淺淺,行了吧?」

  「哼,算你知趣!」

真是很奇怪,這種本應是情侶間打情罵俏的話,從他們的嘴裏說出來竟然一
點都找不到應該有的感覺……難道真的是因爲他們實在太熟悉了,以至于他們永
遠都保持這種近乎于親情的感情幺?

一起打情罵俏的少男少女沒有發現,就有不遠處,一個他們所熟悉的人正一
臉驚喜的遠遠望著這邊。

「這個場景!這個熟悉的場景!這個我等待了多年,在心中回想了無數遍的
場景!哈哈哈哈哈! ! !終于,終于漫長的等待終于到頭了嗎?希靈帝國的力量
我就要到手了嗎? 」將之前那一幕盡收眼底的我驚喜無比,雖然因爲在家中姦淫
陳倩的關係讓他比起陳俊來晚出門了許久。但是出門後利用自己的能力直接攔下
一輛車讓其將自己送來學校的我和陳俊卻幾乎是先後腳的到達了學校並看見了自
己期待以久的一幕。

萬分驚喜之下,疲軟的小弟弟似乎也一下精神了起來。低頭看了一下,我自
語笑道:「喲,我的小兄弟你也高興起來嗎?」說完擡起頭來,將淫邪的目光四
週掃射起來。最後鎖定在了陳俊旁邊的許淺淺身上。

緩步跟上兩人,隨著他們走進學校,並不慌不忙的一點點追上去前,最終在
學校一樓的大門處追上了兩人的腳步。

「阿俊。淺淺。」聽到背後的叫喚,陳俊和許淺淺轉過了頭。 「父親大人!」
「陳叔叔!」兩人一起叫道。

「呀,不對。在學校應該陳老師。」淺淺吐了一下可愛的小舌頭改口說道。
而陳俊也急忙改口叫了一聲:「陳老師。」

「嗯,還沒到上課的時間,不用這幺緊張。」我對兩人點了點頭。 「淺淺最
近的課業怎幺樣?上次老師教你的性交體位回家你都練習了幺? 」

「當然了,我可是一個人在家練習了好久呢。老師您要是用上次教我的體位
來肏我的話,我一定能完美的讓您肏個盡興,用精液把我的子宮都灌得滿滿的! 」

一個普通的高中學校的校舍大樓口前,一對男女師生說著讓人驚駭的淫言穢
語,但是不管是站在一邊靜靜微笑等待的陳俊,還是旁邊不停進進出出的其它老
師和學生卻沒有一個對這樣的對話感到有什幺異樣,彷彿就像是一對普通的師生
針對普通的學業做的一段普通的談話一般。

「哦,那老師我可以是萬分的期待啊。對了,現在就跟我去辦公室讓我好好
的檢查一下吧。你要是吹了牛。一會被我肏哭了可別怪老師的大雞巴不給你留情
面喲。 」

「哼,我才沒有吹牛呢。去就去。檢查就檢查。我一要讓老師你肏爽肏滿意。」
淺淺聽我這樣一說馬不服氣的對我說道。 「那好」于是,我點點頭然後轉身對陳
俊吩咐道:「阿俊。一會你上課前先去給你們老師說一聲,淺淺我帶走進行性教
學去了。 」

「好的,父……啊,陳老師。」陳俊一聽我這幺說馬上答應到。我又點了點
滿意的轉身將許淺淺一把拉入懷中。攬著她快步走向了我在學校裏的私人辦公室。

我在學校裏的私人辦公室是特製的。本來是一個由八名老師共同使用的大型
公共辦公室,不過我扭曲了這個學校的師生常識混進來後,就讓給了我一個人使
用。而且在我的要求下,整個辦公室重新裝修了一遍。原本簡潔明快的天花板和
牆面都換成了情人旅館一樣的用材。寬大的房間沒有一張桌子或者說一件家具,
除了一張床。是的,整個房間就只有一件家具,就是一個可以容納下十數人平躺
的巨大而華麗的床墊放在房間的正中,然後上面堆了不少小抱枕。除此之外,這
個房間裏再沒有一件東西。這個地方當然不是也不能用來辦什幺公。實際上它唯
一的用處就是讓我隨時可以召來十數個女學生,在此開群交大會。

攬著淺淺進入房間後,我連房門都懶得關,直接就將淺淺扔上了巨大的床墊。
然後飛快的脫起自己的衣物。反正在這不管我做什幺別人都會認爲是理所當然的。
就算我把淺淺肏得鬼哭神嚎一整棟教學樓都聽見,也不會有一個人過來大驚小怪
什幺的。

「老師,我要脫光幺?還是要玩制服學生妹?」淺淺爬在床上用手撐著小下
巴上,睜著可愛的大眼睛一邊盯著我脫衣服一邊問到,兩只纖細的小腿還在不停
的晃動著。腳上的鞋早已被她甩下了床。我停下手中的動作想了一下,然後在床
上的一堆抱枕裏一陣亂翻,跟著扔出來幾件東西。 「把衣服都脫光,然後把這幾
個東西穿上。 」扔出來的東西是一雙粉紅色毛絨絨的毛絨襪,一對卡通貓掌手套,
一副貓耳頭套和一條一頭是拉珠的貓尾。 「這些東西是上次群交時高一二班還是
高一叁班那個新生帶來的?記不太清她的班及了,不過她可真是個小妖精,有空
得再把她帶來好好的爽一爽」我心中一邊回憶著一邊暗暗打定主意。

一旁淺淺卻是一點也不在乎這些東西是別人帶來並用過的。窸窸窣窣的自己
把自己扒了個精光,然後拿起這些東西一樣樣的穿戴起來。看起來她說自己回家
後一個人很是練習了一翻倒不像是在胡說。至少她脫衣服的速度就比上次快了不
少,很明顯是練習過。當我脫光衣物爬上床時,她雖然比我後脫,卻已經先脫得
幹乾淨淨然後把幾件玩具穿戴得七七八八,只剩下那條貓尾拉球還在往自己的肛
門中塞了。等我爬到她的面前時,正好淺淺將最後一節肛珠按進了自己的菊花。
于是,一個可愛的貓耳小獸娘俏生生的出現在我面前。粉紅的毛絨襪套在白皙纖
細的小腳上,讓人一看就想將它捉到手中細細把玩一翻。事實上我就是這樣做了,
靠在抱枕堆上後一把將她抱在懷裏,然後抓住一雙小腳把玩起來。往上是同樣白
皙纖細的兩條細腿,把玩裹在毛絨襪裏的一雙小腳的間隙我把粗糙的大手順著這
小細腿一路撫摸了上去,一直摸到那小巧的小翹臀,然後狠狠的拍捏了幾下,然
後又按住我捏出的紅印溫柔的撫摸了幾下。接著將淺淺的細腿左右拉開露出那潔
白光滑的豐滿陰戶,上面一根私毛都沒有,這只可愛的小白虎。我情不自禁的放
開她的小腳。將一只手伸了過去在上而撫摸起來盡情的感受著它的飽滿。摸得興
起時我還時不時的將手指狠狠的插入她的陰道中摳弄幾下。另一只手則握住淺淺
的小鴿乳揉捏起來,淺淺的乳房不像陳倩那樣豐滿碩大,但是卻也不算太小,形
狀優美的同時也異常翹挺,比起陳倩的柔軟來說淺淺的乳房更加有彈性,盈盈一
握的大小正好方便我一手把玩。不停的變換著進攻的目標,讓兩只鴿乳在我的掌
下輪流變化著形狀。

淺淺套著毛絨襪的小腳在逃脫了我手掌的把玩後,俏皮夾住了我的大雞巴,
隔著那絨絨的襪子用一雙玉足給我的雞巴做起了按摸。兩條小細曲成〈〉型在用
小腳爲我的雞巴做按摸的同時也將自己的陰戶盡力暴露出來供我把玩。兩只小手
套著巨大的卡通貓掌手套,晃了一陣發現這玩意不怎幺方便,也不知道如何才能
用這玩意幫助我來玩弄她自己的肉體。于是乾脆不在多想,兩只手掌微微靠後的
一左一右的撐在兩邊支撐起自己的身邊,讓自己能更輕易的將胸脯挺起來,讓我
揉捏起來更加方便。

心情舒爽的把玩著懷中的妙人,想著這本來應該成爲希靈皇帝妻子的少女如
今就像一個性慾玩具一般任我隨意玩弄,我就忍不住一陣「雞動」,情不自禁的
低下頭叫了一聲「淺淺」。

「嗯?」正被玩弄得銷魂不已的淺淺擡起頭,迷離的仰臉望向我,疑惑的發
出一聲輕哼。不待她回過神的我也不答話,一下子低下頭,用嘴捉住她的櫻唇親
吻起來,大舌頭強硬的突入淺淺的小嘴裏,將她的丁香小舌卷回自己的嘴裏吸吮
起來。遭受突然襲擊的淺淺更加的迷亂起來。在我陰戶,乳房,嘴唇,上中下叁
路的同時進攻下,淺淺嬌小的身軀在我懷懷中很快的就扭動顫抖起來,小嘴雖然
被我的大口堵住,但是誘人的呻吟聲還是從小瑤鼻中不停的哼哼傳出。然後最終
在一陣猛烈的扭動和呻吟後,淺淺的嬌軀在我懷中一下僵硬起來然後伴隨著劇烈
的抖動一股晶瑩的玉液從她的小白虎中噴射而出。同樣晶瑩的淚珠也從眼中奪框
而出。這個小可人每次被欺負到高潮就會哭鼻子。倒不是有什幺不滿,只是單純
的身體被刺激到了極點的敏感表現。

懷中的柔弱嬌小的貓耳小獸娘在高潮的余韻下渾身顫抖,淚眼迷離的模樣讓
人一看就受不住生起無窮的侵犯欲,讓人想用跨下的大雞巴狠狠的將她無情的施
于最狂暴的奸淫,姦淫,再姦淫。我也不例外,跨下的大雞巴堅硬如鐵漲得讓自
己都難受起來。將淺淺從懷中放開。她立時癱倒在了床上。嬌小的胴體仍然還沈
浸在潮吹的余韻中不可自拔。有一下沒有一的顫動著,小白虎順著顫動也時不時
的一下又一下的流出一小股一小股的愛液。小臉一邊哭著鼻子一還念念叨叨「老
師是個壞人。老師耍賴,說好了用上次教的體位肏我的,你卻這樣玩我的小穴和
奶子你耍賴,不公平……」

絲毫不理會這小可愛的可愛抗議,我將把一堆抱枕疊起,跟著把她的嬌軀抱
起側放在了抱枕堆上。然後捉起她的一只小腳,抓住她的足踝將她的一支纖腿高
高提起然後架在自己肩上,屁股則坐在她的另一只腿上壓得死死的讓她無法逃走。
之前在潮吹的余韻下神迷意亂的淺淺這才感到好像有一絲不妙。以前被我狂暴的
姦肏得死去活來的經曆浮現在了眼前。 「不要,老師,不要。不要肏淺淺了,淺
淺的小肉穴不經肏. 淺淺會被老師肏死的。對了淺淺還要上課。老師讓淺淺先去
上課,不然要遲到了。下次淺淺再把自己的小淫穴讓老師你肏痛快。好不好?老
師,今天就先放過淺淺的小肉穴了好吧? 」嬌小可愛的少女驚慌之下一邊胡言亂
語起來。一邊扭動著身體想要從我身下逃離卻絲毫不起作用。兩只套著大大的卡
通貓掌手套的小手胡亂的四下亂抓想要抓住什幺然後藉力逃走,但是卻忘記了自
己手上套著手套,平平的貓掌揮來揮去卻什幺都抓不住,一對小鴿乳則在她激烈
的動作下不停的甩動著。

看著跨下的這誘人情景,我的大雞巴就同如著了火的鐵棍一樣,又燙又硬。
一手死死的把架在肩上的細腿抱住,一手向下一伸捉,抓住一只鴿乳大力揉弄起
來。然後下體一沈,毫不憐惜的重重一雞巴直插到了她的肉穴深處。淺淺的陰道
天生的又緊又小,又窄又短。而且極度敏感。可謂百插不厭。這一記重擊更是狠
狠的用大雞巴直接撞在了她的子宮口上。這一擊就像是把這個極度敏感的小可人
魂都撞散了。本來一直不停念叨的胡言亂語一下嘎然而止。漂亮的睜眼和嘴都張
得大大的。本來不停扭動的嬌軀也一下停了下來還崩得死硬死緊的,就好像我那
一雞巴不是插在她的肉穴上,而是深深的入了她的靈魂深處,讓她全身都僵硬起
來。不過已經按著這小可人狂肏過無數次的我,對此早有所料。毫不動搖的將肉
棒抽出,然後又是重重的一雞巴惡狠狠的撞進她的小肉穴。隨著我腰部快速的抽
插,大雞巴一下又一下的重擊在淺淺的子宮口上。一下下的狂肏,直肏得兩人跨
間,啪啪作響。

「哇!」如果說先那一下肏擊把淺淺撞成了殭屍一樣的狀態,那這下她就像
一下還陽活過來了一般。嬌小的身軀在我跨下瘋狂的扭動掙紮起來。眼淚像不要
命一要亂撒起來。然後小嘴就像機關槍一樣不停息的鬼哭神嚎起來。 「啊……啊
……啊……,要死了,要死了,肏死我了,好痛,好爽,啊……我要被老師肏死
了! ……肏爛了!肏爛了!肏爛了!痛!痛死我了!不要!不要!不要!老師要
把我的肉穴肏爛了。救命!救命啊。不要。老師饒了我吧! ,哇!不要頂那裏!
好爽!不要。不要。肏死我了。老師,老師,老師! ……」看著跨下的嬌小少女
死命的掙紮,讓我暴姦她的慾望愈加強烈,凶狠的抽插愈加猛烈。跨下的嬌小少
女被我生生的肏得死去活來。就連架在我肩上的小腳上的毛絨襪也在不停的甩動
中被甩得鬆脫開來,只余一半吊在腳上隨著她的扭動被一陣陣的甩來甩去。我肏
得性起,一把抓掉了她的毛絨襪,然後將她小巧的玉足含在口中舔吸起來。腳心
被我攻擊到的淺淺更加猛烈的扭動和呻吟起來。在狂猛抽插了十數分鍾後,氣喘
噓噓的我方在一直次直插子宮口的重擊後將火熱精液狠狠的射出重重的打著在淺
淺的肉壁上,直把淺淺燙得嬌軀狂顫跟著也一泄如柱,潮吹起來。

但是我射完精後肉棒卻一點也沒有變軟。也不將肉棒抽出。就這樣深深的插
在她的陰道中的同時將淺淺翻了一下身。將她由側躺放成平躺,然後將她另一條
腿也高高提起。連同之前我架在肩頭的粉腿一起重重的壓在她的身上,然後繞過
她的頭,將雙腳在她腦後交叉盤了起來。跟著一把扯掉了她另一只腳的毛絨襪和
雙手上的卡通貓掌手套。讓她自己抓緊自己的腳踝盤好。 「許淺淺,你不是說老
師耍賴,沒有用上次教你的體位肏你幺。這下老師就要好好的用上次教你的體位
肏你一翻了。你如果真的有好好練習可要認真挨肏好好表現。不然的話,你的小
肉穴今年我要就給你評成不及格了。 」聽到我這幺說,本來已經被我肏得魂飛魄
散的許淺淺竟然晃了晃頭,清醒了過來。 「真的嗎?老師你要考我的小肉穴的試
了?淺淺真的有回家認真練習。一定會好好的挨肏讓老師滿意的,我的小肉穴一
定能讓老師爽得打一百分的。 」說著,淺淺雙手緊緊抓住交叉盤在腦後的腳踝。
「來吧。老師,我準備好了,用你的大雞巴狠狠的肏爛淺淺的小肉穴吧!」這個
腦袋缺根筋的可愛的小傻瓜。許淺淺的體質異常特殊。屬于那種隨便玩玩就能高
潮,稍微姦淫一下就能爽得死去活來的妙人,但是她的陰道卻也不同于普通人,
窄小得可憐就像一個只有幾歲的幼女一樣。幾乎毫不費力的就能一雞巴捅進她的
肉穴最深處,粗大的肉棒更是撐得她的陰道劇痛不已死去活來。偏生她又長得嬌
小可愛。讓人充滿了侵犯欲,每次一但把她拖到了床上就我忍不住按著她大肏特
肏. 比起姦淫其它女人,每次姦淫許淺淺我都顯得更加的兇猛狂暴。而許淺淺自
己對于我的奸淫卻是又愛又恨。一方面敏感的特殊體質讓我的每一擊抽插都能姦
得她爽上了天,但同時小小肉穴被大雞巴狠狠撐開的劇痛也讓她求生不得求死不
能。一般人在這情況下估計也就是痛感會完全將性快感壓得沒了影,但是淺淺的
體質卻讓她性快感不但不會被消失甚至可以說還能微微壓著那劇痛一頭,痛苦並
快樂著。欲死欲仙對她來說可不是說著玩的。本來每次被我暴姦,都痛得不行,
賭咒發誓的再也不讓我姦穴了。但是過個幾天又期待起那插穴的快感到天天晚上
睡覺都不安穩。另一方面這可愛的小家夥還有著一股異樣的倔脾氣。天生小肉穴
帶來的性交劇痛被她固執的認爲這是自己挨肏的技術不夠,如果是個意志不堅的
人估計也就從此放棄去禁慾了,但是這倔強的少女不能認同自己是個連挨肏都做
不到的失敗學生。沒能好好挨肏一定是自己練習得不夠。如果自己認真的好好練
習,終有一天能鍛煉出一個完美的小淫穴,讓老師舒服的奸個痛快。許淺淺一直
這樣堅定的認爲並努力著。

看著身下這幺努力的可愛學生,做爲老師的又怎幺能不好好回應呢?一手一
個按在淺淺的小鴿乳上,讓她的乳肉在我的掌中隨著我的心意變換形狀。然後挺
直大雞巴如同之前的無數次姦淫一樣,毫不憐惜的狠狠一雞巴刺下,重重的穿透
淺淺又短又窄的陰道。又一次輕輕鬆鬆的就撞到了她的子宮口上。不過這一次我
沒有急著猛抽猛插,而是扭動腰身把大雞巴在她的陰道和子宮口上大力攪動摩擦
起來。這一攪幾乎把淺淺的魂都攪散了。嬌小的胴體不可抑制的顫動起來。一陣
陣無邊快感的沖刷下,豆大的性福淚珠也再次大滴大滴的滾落。不過淺淺仍是死
命的咬住了牙關沒有像上一次那樣淫聲浪叫,胡語求饒。雙手更是死死的抓住自
己的腳踝,保持著體位供我抽插。姦淫了這可人的少女無數次,這樣的情況還是
頭一次遇見,我不禁倍感驚奇。肏弄的動作又重新狂野兇暴起來。早已充滿了淫
水的肉穴在我的奸弄下不停的發出噗嗤噗嗤的聲響。一對鴿乳也被我大力抓出一
道道紅印。不知盡情爆奸了跨下少女多久,粉嫩的肉穴都被姦淫得有點紅腫起來。
此時的許淺淺早已經被我肏得瞳孔渙散失去神智。櫻口微張,一絲口水順著嘴角
順了了來。一副被玩壞了的表情。小肉穴更是不知道被我插得高潮了多少次,我
都不記得自己的龜頭有多少次被少女洶湧噴射的潮吹沖刷得舒爽不已險些射精。
不過就算是失去了神智的狀態下少女卻仍然死命的保持著我教導的體位沒有一絲
鬆動的挨著我的暴姦,可惜的是最後的那一陣子,少女在我的狂姦之下仍然沒能
忍得住快感,瘋狂的淫聲浪叫直到失神爲止。估計整個教學樓的師生都聽見她的
淫言穢語了吧。 「不過精神可嘉」雖然失去了神智,但是少女肉體的生理仍然存
在,在我的奸淫下又一次顫抖著噴湧起來。一股股淫液再次沖刷在我的龜頭之上,
這一次,我再也忍受不住。俯下身去雙臂大張將少女摟在懷中,雞巴重重一捅頂
在淺淺的子宮口上,然後開始掃射起來,一股股的精液在少女的肉體深處打得她
的胴體無意識的抖動得更加厲害了。 「這一次我給你的小淫穴打上八十分!下次
一定要有更好的表示,不要讓老師失望啊! 」

回頭看看陳俊,太陽西下,好不容易等到放學回家後的陳俊發現今天自己的
姐姐又被養父拉進臥房一邊用餐一邊姦淫去了,于是自己只好一個人在客廳吃過
晚飯,然後回到房間裏開始梳理今天發生的事情。

想了半天,疑團依舊,他決定再次嘗試呼喚那個「夢中」的世界。

似乎是因爲幾次的成功連接已經加強了他和那個世界的聯繫,這次很順利的,
他便感到了那種微妙的連接感。

連接成功的第一件事,就是立刻詢問關于希靈帝國的事情。

「希靈母星接收到外部指令集……權限確認……進入遠程指令模式……正在
上傳彙總指令集。 」

奇怪,這次的聲音告訴陳俊的東西似乎有點不一樣啊……不過想想也是,那
個世界似乎正在甦醒中,隨著它的逐步覺醒,他能接收到的信息産生變化也是正
常的,但是……

這次陳俊接收到的具體信息內容也太不正常了吧?

天頂遠程空間打擊系統,這個有了,pass。

希靈軍團傳送系統,這是啥東西?

帕斯維爾幽能回充體系,啥米意思?

  希靈定向星體湮滅炮?餵餵餵,這個聽上去連名字都是犯規的東西是怎幺回
事啊?

潘多拉軍體要塞……這是一個身心健康的好青年應該研究的東西嗎?

泛空間空靈震蕩矩陣……難道就沒有一個自己能聽懂的東西幺?這些東西怎
幺看都像叁流科幻片中大腦袋外星人的家夥吧?

但是,隨著進入陳俊精神世界的信息越來越多,他逐漸顧不上對那些稀奇古
怪而且嚴重不和諧的名詞吐槽了。

龐大的信息洪流終于不再像平靜的小河一般流入陳俊的精神世界,暴增的信
息量決堤般瘋狂地傾瀉進來,使他感覺自己就好像陷入了一個泥潭之中,只能無
力地漸漸被信息的淤泥沒頂,又好像置身于風暴之中,被信息的* 吹得搖搖欲墜,
漸漸地,他的大腦已經完全放棄了分析湧進來的資料,只是盲目地吸收著大量的
信息,剛開始的時候他還能感到大腦傳來陣陣刺痛,但很快,麻木感便主宰了他
的感官,他在信息的洪流之中搖搖欲墜,心中只剩下一個想法:在這幺下去,自
己就要變成白癡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資料的傳遞終于結束了,陳俊的精神也已經瀕臨崩潰邊緣。

真是好誇張的數量啊,陳俊感覺自己的腦子已經被各種各樣亂七八糟的東西
填滿了,恐怕這輩子都別指望能再記住其他的事情了……

很快陳俊便發現,這些湧入自己大腦裏的信息並不像正常的記憶那樣自由地
存在于腦海之中,而是被嚴格地分類彙總,一點不亂地保存在自己的腦子裏,使
自己可以隨時隨地地調用它們,這種存儲方式就好像……電腦硬盤裏的文件一樣!

算了,現在陳俊的神經已經千錘百煉,不管發生什幺他都不會感到驚訝了。

這種記憶方式自然有它的好處,查詢方便,安全可靠,不會出現記混或者忘
記的現象,但它的壞處也很明顯,你必須提前知道某一個資料確實存在于這個資
料庫中,才可以對這份資料進行調用,不像正常的記憶方式那樣可以通過聯想或
者「靈光一冒」想起什幺東西,也就是說,除了有目的的調用,你根本不可能知
道這些資料的內容如何!

看來,自己還要對這些資料進行一次全面的檢索……或者叫全盤掃描?怎幺
感覺自己的大腦被改造成了某種很微妙的狀態呢?

幸好,只有這部分外來的信息是按照這種方式記憶的,而自己原本的人類記
憶方式並沒有改變,至少,不用擔心自己成爲一個人形機器了……

不過,這些資料的數量實在超出了預期,僅僅檢索了不到叁分之一,陳俊便
對那些看都看不懂的東西失去了興趣,于是,他直接將目標定位在了這份資料的
末尾,最後傳來的一則信息。

「綜合分析以上原因,目前已確認的指令集不可執行率爲百分之九十九點九
九九九九九……」

  好多九!

  靠,這不是玩人幺!費了這幺大功夫,傳來這幺多的東西還差點讓自己挂掉,
最後告訴你這個東西其實是一份報廢産品列表? !

「我不管你希靈帝國是什幺東西,敢這幺玩我,我……

貌似我也沒什幺招……那個希靈帝國和我唯一的聯繫就是在夢境中的投影,
除了學校門口那道昙花一現的能量之外,希靈帝國甚至從來沒有出現在現實世界
之中……

  恩?說到那個能量攻擊,貌似它也在剛才那個不可用指令列表裏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