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0发布:

强奸姐姐的尸体作者不详

精彩内容:


本來就沒有什幺親戚朋友,所以這一整天根本就沒什幺人來吊唁,這時小明一個人站在姐姐的靈堂裏,看著姐姐靜靜的躺在棺材中,再也不能和自己嬉戲玩耍、說笑打鬧,心裏不由得一陣陣的難過…………
  
  姐姐叫小玲,今年十五,比小明大一歲。以前在學校裏是出名的校花,臉蛋兒長的嬌美動人,身材又亭亭玉立,剛剛開始發育的青春氣息,更是動人心弦。
  
  可小玲卻一個男朋友都沒有,因爲小玲和弟弟之間有著不可告人的秘密。
  
  自從姐弟倆人漸漸長大,感情越來越好,從姐弟之情漸漸的發展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面對小明整天的軟摩硬求,姐姐總算還拿捏得住分寸,平日裏兩人偷偷摸摸的互相撫摸、親吻,但小玲從不敢讓弟弟插入自己的身體,沒有讓兩人做下不可挽回的事兒。
  
  這一天,小明又纏著姐姐要親熱,小玲不好拒絕,兩人躲到屋子裏,和平時一樣脫光了衣服,抱在一起,相互撫慰著。
  
  正在摟摟抱抱的玩兒得高興,沒想到忽然一個人出現在門口,滿臉驚訝的盯著兩人光溜溜的身子,張大了嘴說不出話來。姐弟倆人更是嚇了一大跳,羞得滿臉通紅,兩人還沒回過神兒來解釋,門口那人已經小聲驚叫著跑了出去。
  
  待的兩人看清,原來是小玲的一個同學。想是來找小玲玩的,兩人又剛好忘了鎖門,于是就被闖了進來。
  
  這一下子,姐弟倆性交亂倫,白晝宣淫的事兒,在學校裏傳了個轟轟烈烈。
  
  謠言四起,被添油加醋的將兩人說的簡直自卑不如,更有一些無賴學生不住的對小玲嘲笑、騷擾。
  
  這小玲年輕面嫩,一個姑娘家,如何張的開嘴向人分辯,說自己和弟弟之間並無苟且之事,自己還是清白身子。
  
  幾天下來,受不了別人的冷嘲熱諷,一個人難受了好幾天,暗暗覺的自己已經是毀了,還把弟弟也糟踏了,害他今後也沒法做人…………,實在對不起他,小心眼一時想不開,于是弄了些安眠藥,偷偷的吃了……
  
  這時小明看看姐姐的屍體,說不出的傷心,眼淚只是流個不停。小明覺得,姐姐是爲自己死了,而自己才是對不起姐姐…………
  
  他想了一會兒,心裏七上八下的,忽然把心一橫,拿定了個主意。
  
  小明去把屋子裏所有的門窗都關好,又上了鎖。回到靈堂,來到姐姐的棺材旁邊,看著姐姐安詳的躺著,于是輕輕的湊上臉去,在姐姐嘴唇上親了一下。一陣冰冷的觸感傳了過來,和自己平時跟姐姐親熱時大不一樣,心裏不由得又是一陣難過。
  
  「姐姐,你無論變成什幺樣子,我都還是喜歡你的…………」
  
  小明一邊兒小聲地說著,一邊兒把小玲從棺材裏扶起來,又將她橫著抱住,擡了出來。小明雖比姐姐小一歲,但和姐姐長的卻是一般高矮,抱著小玲的屍體,一點兒也不覺的沉重。
  
  小明把姐姐運到了自己屋裏,輕輕的放在床上。然後就仔仔細細的凝視著屍體。
  
  小玲這時才死了不到二十個小時,還是栩栩如生的和生前一樣,沒發生什幺變化。
  
  小明看著姐姐一張俏麗的臉孔,雖然沒了生氣,但卻比以前更加白皙了,襯著一頭烏黑光亮的長發,愈發顯得清秀嬌嫩、委婉動人。看了一會兒,心中不由得慢慢的緊張興奮了起來。
  
  「姐姐平時總是一直不許我和她真正的做愛,老說我們還小,還不懂事兒,要等以後再說。如今成了這樣,哪裏還有什幺以後…………」想著想著,便伸出手來,開始將姐姐屍體上的衣服一件件的扒下來。
  
  正好是夏天,小玲穿得並不多,也沒有戴胸罩,被弟弟將一件連衣裙脫下來以後,赤裸裸的屍體上就只剩下一件白色的小叁角內褲了。
  
  小明擡起姐姐雙腿,把內褲也拉了下來,這一來,小玲的裸屍便完完整整的展現在弟弟的眼前了。
  
  小玲的身體剛剛發育不久,纖細苗條正是女孩子一生中最動人的時候,不大不小,一只手剛能盈盈握滿的乳房兒尖尖的挺立著。兩條修長的大腿輕輕的並在一塊兒,嬌巧玲珑的香蓮玉腳,好似洋瓷的一般,都微微的卷曲著。股溝之間一絲陰毛都沒有,小玲還是處女,光光滑滑的陰戶擠成一條小縫,最是引人狎思聯想。
  
  小明對姐姐的裸體見了不知多少回了,但從沒有像今天這樣興奮緊張過,平日裏雖然兩人經常脫光了衣服,在一起摟抱親吻,但姐姐總是遮遮擋擋的從不讓自己盡興。
  
  這時,面對的雖然只是不會動的屍體,但小明心裏卻「撲通、撲通」
  
  的不停的打鼓!真比自己和姐姐第一次親熱時,還要激動的多!
  
  小明咽了幾口吐沫,臉上燒得通紅,下身的肉棒兒早已崩的硬硬的,這時也不再猶豫了,兩下將自己的衣服也脫光,撲上去一把抱住姐姐的屍體,低頭便在小玲蒼白的嘴唇上親了下去。
  
  姐姐那已經開始僵硬的屍體抱起來冷冰冰的,但小明一點兒也不在乎。
  
  他吸允著姐姐的嘴唇,把自己的舌頭硬插進小玲的嘴裏,拼命的舔吸著。
  
  小玲的嘴裏有些幹燥,舌頭雖然還柔軟,但已經沒有什幺彈性。小明也不理會這些,反而覺得和平時大不一樣,更加刺激,興奮。
  
  他把自己的唾液、口水,全都吐在姐姐嘴裏,好讓小玲的口中滑潤一些。接下來,又把頭低下,伸著舌頭開始在姐姐的屍體上舔來舔去。雙手也不閑著,一只手捏著姐姐的乳房,不住的揉捏,另一只手在姐姐的屁股大腿上掐來擰去的。
  
  小明想:反正姐姐已經死了,我做什幺都不會知道疼了。于是也不再顧及著憐香惜玉,有多大勁兒就使多大勁兒,只把小玲的屍體上下,咬的處處牙印,掐的片片淤血。
  
  小明把姐姐的全身都舔了個遍,從頭到腳,每漏下一點兒地方,連腳指頭和肛門,也是再叁的撫摸、吸允。小明的唾液也粘粘糊糊的沾滿的姐姐的屍體,滑滑膩膩的到處都是。
  
  經過弟弟的一番摟抱、舔弄,小玲冰冷的屍體這時也漸漸的溫暖起來,四肢也不那幺僵硬了,但也開始逐漸腐爛起來。
  
  小明拉開姐姐的雙腿,分成個「大」字之型,把陰戶明明白白的展露出來。
  
  低下頭來,盯著姐姐得陰唇,仔仔細細的看了個飽,由于小玲平時不讓他動自己這個地方,這時更加要玩兒弄個夠,只見他先是伸過嘴去,親吻了一會兒,拿自己的嘴唇在姐姐的那個地方蹭來蹭去,接著,又卷起舌頭,插入陰唇之中,上上下下的舔吸個不停。
  
  小明正在使勁兒的吸允姐姐的陰戶,忽然覺得從屍體的那個地方裏,流了一些液體出來,正流在自己嘴裏。不由得嚇了一跳!
  
  只覺得嘴裏有些鹹鹹的、臊臊的味道,擡起頭一看,才發現竟然是小玲的尿液,正從尿道裏一點點的流出來。
  
  原來,小玲死的時候尿水並沒有尿盡,都還積壓在膀胱裏,這時經小明的一番折騰,屍體的肌肉又沒了松緊控制,便都順著尿道流了出來。
  
  小明心裏一蕩,忽然猛地張開嘴,趴上去吸了起來,他把嘴貼在姐姐的陰戶上,舌頭抵在尿道下面,使勁兒得吸允著流出的尿水,一只手還在小玲的小腹上用力的來回擠壓個不停。
  
  尿液在屍體裏已經停放了幾乎一天半的時間,味道更加的腥臊惡臭,但小明毫不在意,全部咽在肚子裏,渾身興奮緊張的都微微顫抖起來,他把最後一口含在嘴中,擡起頭來,一點點兒的噴灑在姐姐全身上下。那本來就被自己舔的粘粘糊糊的屍體,這時又加上一大口的尿液,更是變得濕漉漉的又滑又膩,淫糜的氣味兒飄的到處都是。
  
  小明撫摸著沾滿自己唾液和姐姐小便的屍體,覺的肌膚反而更加的柔潤滑順了。摸了一會兒,再也忍耐不住,抓住小玲的雙腿,擺好姿勢,將自己的肉棒兒頂在姐姐的陰道口上,狠狠的一使勁兒,把屍體的處女膜一下頂破,就連根插了進去。
  
  小玲的屍體這時已經沒什幺彈性了,所以雖然是個處女,陰道裏卻還比較容易插入。這時嬌嫩的肉壁把弟弟的陽具緊緊的挾住,小明只覺的一種從未有過的舒暢霎時傳遍了自己全身,舒服的不得了。嘴裏哼哼著便一下一下的抽插起來,自己的肉棒兒在姐姐的陰道裏出出入入,不停摩擦沖刺著,快感一陣陣的傳遍全身,又是緊張又是興奮,早忘了自己奸淫的是一具屍體。
  
  過不一會兒,終于將自己灼熱的精液噴灑在姐姐的子宮裏。
  
  小明閉著眼趴在姐姐的屍體上,把臉貼在那一對兒柔軟的乳房之間,享受著自己和姐姐告別處男、處女的第一次高潮。
  
  小明這時正極度的興奮,要不了一會兒,那還塞在姐姐屍體裏的肉棒,就又堅硬挺立起來。于是擡起身,迫不及待的再次開始了對小玲的奸淫蹂淩。
  
  這一次,小玲的陰道裏充滿了弟弟的精液,變得滑溜溜的,抽插之時,更加順暢流利,小明只覺得比起第一次來,還要舒服過瘾,心裏大樂,愈加的使勁兒用力,將姐姐的屍體糟蹋個不停。
  
  小明在自己姐姐的屍體上盡情的發泄著獸欲,等到累的快要睡著的時候,已經不知享受了多少個高潮,精液將小玲的子宮灌的滿滿的,當弟弟那縮小了的肉棒兒滑出陰道口的時候,白濁的粘液如同洪水一般,全都奔湧著流了出來。
  
  小明躺在姐姐身上,喘息著休息了一會兒。見到姐姐的陰道裏還在一滴一滴的流著自己的精液,覺得好玩兒。就伸過手去抵在小玲的小腹上,使勁兒的往下一壓,沒想到這一來,不光將姐姐子宮裏殘留的精液壓的噴了出來,從肛門裏「噗」的一聲輕響,竟把直腸裏的一些糞便也都一起擠了出來。
  
  原來小玲的肌肉,這時早已沒了松緊,肛門的闊約肌經不起腹內的壓力,一些殘存在大腸內的宿便就都流了出來。小明看到一些黑糊糊的軟屎,隨著自己的擠壓,從姐姐的肛門裏不斷的鑽出來,接著一股腐爛的糞便惡臭,也飄散著充滿了整個房間。一陣難以形容的興奮,霎時間又點燃了他那剛剛滿足的欲火。
  
  小明聞著一屋子的屎尿臭氣越來越濃,雖然讓人惡心,但心裏反而激動的再也難以平靜,莫名其妙的欲望使他盯著那一堆堆的糞便,目光再也難以離開。小明把頭伸到姐姐的股間,大口大口的吸氣,使勁兒的聞著那一股股的惡臭,把臉貼在姐姐的肛門上,不住的摩擦,弄得滿臉都是粘粘糊糊的大便。一根剛剛萎縮的肉棒,這時又堅廷的如同石頭一樣了。
  
  小明由顫抖的雙手,把姐姐胯下的汙物,全都捧在一起,有自己的精液,有姐姐的尿液,更多的則是剛剛擠來出的那一大堆黑色的屎溺。他回過身來,把這滿手的屎尿,都倒在了小玲的胸口上。
  
  小明在姐姐的乳房上,輕輕的塗抹著。把兩個柔軟白皙的肉團兒抹的沾滿了糞便屎溺,幾乎讓人窒息的腐臭味道不住的散發出來。
  
  小明光用雙手頗覺不夠,又低下頭來,用自己的臉頰在姐姐的胸前不斷揉蹭撫摸,將汙物染的滿臉都是。
  
  接著,又一口把小玲的左乳死死咬住,拼命的舔吸著。粘稠的糞便和尿水都被他吸在嘴裏,混合著自己的吐沫,一口口的咽下去。雖然滿嘴滿臉的臭氣逼人,但小明反而更加興奮激動,緊張得渾身顫抖。
  
  小明把姐姐的乳頭含在嘴裏,吸允舔弄著。心想平時自己稍微力氣用的大些,姐姐就不住的叫疼,這時反正再也不會疼了,不如趁機玩兒個痛快。
  
  于是嘴裏手上使勁兒,連掐帶咬的,把小玲的一對兒嬌嫩的乳房揉搓的幾乎沒有一點完整形狀,布滿了大大小小的牙印兒。
  
  這小明聞著臭氣熏天的屎尿氣息,含著姐姐柔軟滑膩的乳尖兒,心裏一蕩,忽然有一股奇妙的沖動,想要把嘴裏的乳頭兒咬下來嘗嘗味道,欲望無比強烈,再也壓制不住。心想姐姐已經死了,也不會有什幺感覺了。
  
  于是一狠心,張嘴猛地一口下去,將小玲左乳的乳尖兒咬了下來!
  
  屍體的血液早已凝固了,這時當然不會流出來。只見小玲那嬌巧的酥胸上,一邊兒的乳房已經沒了乳頭,深紅的皮肉微微的翻在外面,趁著身上滿是咖啡色的物汙,更顯得鮮豔奪目。
  
  小明把咬下的半片兒乳房,含在嘴裏,用舌頭摩擦舔弄著,一股屍體特有的腥臭,粘的滿嘴都是。雖然一股惡心的氣息,讓小明差點兒沒有嘔吐出來,但他卻更加緊張激動了,胯下的肉棒兒抽搐著幾乎就要射精了一般,不停的抖動。小明輕輕的咀嚼著姐姐的乳頭兒,享受著腐肉的味道,一點點的都咽了下去。
  
  他低下頭來,看見小玲的乳房上破了一個洞,顔色紅紅的,和下身的陰唇到是很像,都是一般的鮮豔嬌嫩,心裏一陣激動,又有了主意。
  
  小明起身坐在姐姐肚子上,握著自己的肉棒兒,用龜頭在乳房的傷口上輕輕的蹭來蹭去,軟綿綿的嫩肉摩擦著好不舒服。小明享受了一會兒,廷起腰來,拿著肉棒對准了姐姐乳房上的傷口,一使勁兒便插了進去。
  
  小明的肉棒兒將姐姐的肋骨撞開,深深的捅在了胸腔裏,龜頭正好頂在小玲的心髒上。
  
  肉棒兒被姐姐的乳房和肌肉緊緊的擠著,包在滑膩的血肉之中。小明覺得觸感和普遍的皮膚大不一樣,心髒雖然不再跳動,但鼓鼓的頂著自己的龜頭,舒服極了。
  
  小明興奮的開始用力抽插起來,每一次,都是深深的把肉棒整根兒的塞入姐姐的乳房裏,一直捅到心髒上。
  
  隨著凶猛的抽插沖刺,小玲胸腔裏的粘液和稠糊糊的血液,都從乳房的傷口中溢了出來,灑的兩人一身都是,腐爛腥臭的氣味兒愈加濃烈了。
  
  經過一陣猛烈的沖刺,小明終于將滾燙的精液噴到了姐姐的心髒之上。
  
  小明把肉棒兒從姐姐身上抽出來,只見小玲的左乳這時已經被蹂淩的早沒了一點兒乳房的形狀。深紅色的乳肉,染著粘稠的血水和糞便,全都翻在外面,一個深深的洞口,直達胸腔內部,肋骨和肺葉也隱約可見。屍體內部這時已經開始潰爛,腥臭的腐肉味兒和刺鼻的屎尿味兒混合在一起,陣陣沖來,令人作嘔。
  
  可小明毫不在乎,對姐姐的身體從來就沒有過一絲的厭惡,這時能夠任由自己隨意擺布,更是加倍的喜愛。聞著屋子裏的惡臭,雖然生理上自然的有惡心和嘔吐感,但他一點兒也不放在心上。
  
  小明趴下來,把臉埋在姐姐的乳房上,用嘴細細的親吻著撕裂的傷口,將舌頭也伸在裏面不停的攪動吸允。把自己的精液和腐爛的血水,全都舔在嘴裏,大口大口的咽下。
  
  小明興猶未足,只想更多的得到姐姐的肉體。他擡起頭來,見到自己桌子上放著一把剪刀,于是起身坐好,伸手拿過來。
  
  他把剪刀攥緊,對准小玲的肚臍眼兒,一使勁兒,深深的插了進去。小明拿著剪刀,在姐姐的小腹上橫豎個劃了兩條長長口子,形成一個「十」
  
  字。接著丟掉剪刀,伸手把劃開的傷口拉開。
  
  小玲的腸子「忽啦」一下,都從腹腔內湧了出來,大腸、小腸,全都盤繞著流在弟弟的床上,沒有了鮮血,內髒都是紫紅色的,和這些略微發黃的腸子,粘粘糊糊的溺在一起。
  
  小腸、大腸裏的食物殘渣和糞便,都已經腐爛在腹腔裏了,腥臊惡臭的味道霎時又把屋子裏灌的滿滿的。
  
  小明看著姐姐被刨開的屍體,心裏一陣興奮沖動,把肉棒兒又猛地捅在小玲的小腹裏,塞在腸子和各種器官之間,感受著內髒的飽滿滑膩。
  
  但同時,胃裏也不停的抽搐,終于忍耐不住胸口一陣惡心,胃液和食物都翻騰的湧了上來。
  
  小明知道自己快不行了,連忙彎腰爬在姐姐身上,一口親在小玲的嘴上,把舌頭也伸過去,頂開她的喉嚨。就在這時,自己胃裏的東西全都沖了上來,一下子都嘔吐在姐姐的嘴裏。
  
  未消化的食物殘渣和酸臭胃液,都嘴對嘴的吐在了姐姐的口中。有的順著食道流到了屍體的胃裏,有的從兩人的嘴角和鼻孔中噴了出來,又在空氣中加入了一股嘔吐物的酸臭氣息。
  
  經過這番刺激,小明的肉棒兒在屍體的腹腔裏再一次得到了高潮。濃濃精液都灑在了姐姐的腸子上。
  
  小明靜靜的趴在姐姐身上,享受著高潮的快感。一陣疲倦襲來,終于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小明睡了一會兒,當醒過來時,只見自己身子底下正壓著姐姐的屍體,一根肉棒兒,也還插在姐姐那被刨開的腹腔裏,和粘粘糊糊的腸子纏繞在一起,姐姐的嘴半張著,裏面灌滿了自己嘔吐的汙物,還在順著嘴角不停的流出來。渾身上下都是口水和尿水的粘液,酥胸上更是沾滿了糞便,一只乳房已經被自己挖開,深深的捅出一個洞口,血肉都翻了出來,上面還粘著自己的精液。
  
  小明起身坐好,看著姐姐被自己糟蹋的不成樣子的屍體。心裏的欲念慢慢的消退,隨之而來的是一陣陣說不出來的空虛和難受。
  
  平時和小玲親熱之後,卻從來沒有過這樣。那時姐姐總是輕柔的把自己抱在懷裏,兩個人會一直說說笑笑的溫存好長時間。
  
  想著那時的姐姐,溫婉柔順,對自己照顧的無微不至。心裏知道,從此在也不可能和姐姐像以前那樣的相互愛撫嬉戲了。眼淚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小明歎了口氣,下定了決心,要和姐姐永遠都在一起…………
  
  小明去拿了一盆清水,又用幹淨的毛巾把自己和姐姐身上的汙垢都洗了一便。
  
  將流出來的大腸、小腸,都收拾回小玲的肚子裏,再用膠帶把姐姐的小腹粘好。
  
  被擠壓的不成形狀了的乳房,雖然無法複原,小明也輕輕的用紗布包紮好。姐姐嘴裏的嘔吐物和汙垢,也一點兒一點兒的用嘴吸出來,又酸又臭的粘液,滿嘴裏都是,但小明毫不在乎,都咽在自己肚子裏,接著又拿來牙刷,給姐姐和自己漱了口、洗了臉。
  
  小明把赤裸的姐姐抱起來,重新放回了棺材裏,接著自己也趴在姐姐身上,把肉棒兒用正常的體位插在姐姐的陰道裏,慢慢的開始最後一次抽插,他用舌頭輕輕的舔著小玲的臉頰,有一股鹹鹹的味道,小明知道那是自己的淚水正流在姐姐的臉上。
  
  在高潮中,小明把精液最後一次射在了姐姐的子宮裏。他一動不動,靜靜的趴在屍體上,讓肉棒兒繼續塞在小玲的陰道裏。
  
  接著,小明緊緊的抱住姐姐,在她的櫻唇上親吻著,把自己的舌頭也伸在裏面,仔仔細細的舔吸著。然後,下颚微微的一用力,牙齒猛地並攏,一下把自己的舌頭咬了下來!
  
  咬斷的舌尖兒和噴出鮮血都一起流入了姐姐的嘴裏。小明也不再活動,就這幺心滿意足和姐姐擁吻著躺在一起。
  
  「……姐姐……我們……再也……不會……分開……了……」隨著血液的不斷流出,小明的意識漸漸模糊起來,卻呻吟著將小玲抱的更緊了。
  
  朦朦胧胧中,小明好像覺得姐姐也伸出手來,把自己又一次輕輕的摟在懷裏,溫柔的撫摸著。
  
  眼前似乎迷茫著一片白色的光霧,小明看見姐姐就站在前面,這時正沖著自己招手,姐姐還是那幺的美麗,還是一樣的微笑著。正是那親切笑容,一點兒也沒有改變,還是那樣動人,還是那樣嬌媚,讓自己可以生死相隨的姐姐那甜甜的微笑…………
  
  ……
  
  附錄:驗屍報告
  
  ……中國人民檢察院法醫鑒定書……
  
  茲xx年xx月xx日對趙曉明(男,漢族,十四歲)及趙曉玲(女,漢族,十五歲)之進行死亡鑒定如下:
  
  趙曉明與趙曉玲系直系姐弟親屬關系,兩人屍體于自己家辦靈堂中由親屬發現並交付當地派出所處理。經鑒定趙曉明死亡時間已有29小時,趙曉玲死亡時間已有52小時。趙曉玲屍體有多處傷痕,腹腔破損,左乳撕裂,並無血液流失,推斷爲死後由趙曉明所爲。兩人均爲自殺身亡,趙曉玲系安眠藥服食過量致死,趙曉明系舌部動脈破裂,流血過多致死。兩具屍體發現時,成性交狀態,互相摟抱,趙曉明陰莖保持勃起狀態(原因不明)
  

插入趙曉玲陰道之中,因屍體已經腐爛僵硬,故無法將兩人屍體分離。
  
  已經送火葬場一同火化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