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0发布:

泪腺太发达惹的祸:江若琳和“奸商”打官司,哭解决不了问题

精彩内容:

女藝人和老東家反目成仇!

這樣的糾紛在娛樂圈也算屢見不鮮。

爲了保證自己的利益不受傷害,

經紀公司一般會估算好藝人的“潛力值”,

並爲其量身定制好相應的“賣身契”。

有了文字約定基本可以減少後續不必要的麻煩。

當然萬事都有例外。

出于種種原因,某些經紀公司希望,

約定到期的藝人可以繼續爲其效力。

而不是選擇“跳槽”或者“單飛”,

畢竟在經紀公司看來,

他們辛辛苦苦地把藝人從幹啥啥不會的“叁無人員”,

培養成合格的“撈金小能手”。

其中投入的人力和財力海了去了,

如果不能爲其帶來相應的回報,

相反對方一等翅膀硬了就飛走了,

他們豈不成了“冤大頭”。

香港女藝人江若琳和前任東家寰宇就鬧出了類似的“笑話”。

爲此雙方甚至直接鬧到“對簿公堂”的程度。

不可思議的是,這場官司一打就是7年,

仍在進行中,並且局勢不明,有點“爛尾”的苗頭。

好好一個官司爲啥會被一拖再拖。

這只能怪當事人江若琳的淚腺太發達惹的禍。

而事實證明和“奸商”打官司,哭解決不了問題。

江若琳孤身奮戰的那些年

7年前,想要做演員的江若琳,

夥同好朋友相約一起參加《夥頭智多星》的試鏡。

雖然雙雙不幸落選,

可顔值逆天的江若琳卻意外落入寰宇老板娘趙雪英的法眼。

就這樣她成功成爲寰宇旗下的女藝人。

一個好的開始,有時候也會走向糟糕的結局。

因爲一紙合約,

互惠互利的關系最終不得不走向“反目成仇”的地步。

十年期的合約一旦到期,寰宇有優先續約權。

基于這個約定,七年前約滿的時候,

寰宇二話不說就想要行使優先續約權。

哪知遇上“不按牌理出牌”的江若琳,

寰宇直接被毫不留情地“打臉”。

本以爲她是任人捏的“軟柿子”,

所以寰宇方在續約期限上,由“慣例”的5年又加了5年。

畢竟在他看來,前十年完全是“純投資”階段,

資金也是只進不出,後面的5年才是“回本”的關鍵期。

豈料外弱內強的江若琳不吃他們那一套,

直接讓他們“吃閉門羹”。

“出師不利”的寰宇只好“一紙告書”將之“送上公堂”。

對此江若琳內心裏很是排斥。

她不想自己的過往被人扒個一幹二淨,

也不想委曲求全繼續爲寰宇“賣命”。

畢竟她都已經爲寰宇白幹了整整十年,

難道還要再白幹十年不成。

所以孤身奮戰的她還有點自知之明,拼腦子完敗,

拼財力拼人脈統統得跪,

只能選擇“哭”這種最無力的方式,

來應付對方的“雷霆萬鈞”。

就這樣一拖就是7年,

這場官司眼看著就要淪爲“爛尾案”。

與愛人並肩作戰的江若琳

3年前終于把自己成功嫁出去的江若琳,

找到了那個願意陪著她並肩作戰的那個人。

此人名爲蕭潤邦,原來也是一名出過個人專輯的歌手,

後來轉行做餐飲,被人封爲“香港生煎包王子”。

他手握6家分店,也算轉型成功的創業者。

知道愛妻還在和拖了七年的官司“死磕”,

蕭潤邦自然選擇與之並肩作戰。

時隔七年,很多江若琳不願意再被提及的成年往事,

當著愛人的面,依依被翻舊賬。

這讓她的眼淚幾度決堤,

甚至需要跑到外面調節情緒,才能繼續走接下來的流程。

尤其是被提及與前任金主爸爸林小明的绯聞時,

江若琳的情緒很是不穩,時刻處在崩潰邊緣。

隨著這件往事被“複盤”,

江若琳最終還是敗給了過去的自己。

她泣不成聲,最後直接崩潰地跑出法庭,

做了好久的心理建設,才安撫好自己的情緒,

回去勇敢面對最殘酷的“戰場”。

話說江若琳和寰宇老板以及前妻他們仨的故事也很是“狗血”。

雖然一眼發掘江若琳的前寰宇老板娘,

因爲江若琳與前夫的绯聞,

直接爲19年的婚姻畫上句號。

但行得端坐得正的江若琳一直否認此事。

奈何人多嘴雜,

衆人的唾沫星子直接把她的否認聲淹沒了。

最後她不得不被動接受已成定局的結果。

而她也只能付出巨大代價爲之買單。

自此她的事業遭遇“斷崖式”的下跌。

這一看就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的戲碼。

作爲最大受益方的那位才是人生贏家。

而被他們坑成“杯具”的江若琳,

光應付這場官司就得疲于奔命。

畢竟打官司也是個“吞金獸”,

一般人還真招架不住。

也不知道最後這場官司會何去何從。

非常感謝關注、點贊、評論、轉發的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