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0发布:

怪异家族

精彩内容:

怪異家族

01
我叫肖狩,今年二十四歲,大學一畢業就進入一家不大不小的公司上班,工作兩年還是一個普通職員。雖然生活得很平凡,但我卻有一個奇特的家族。
我有兩個弟弟,一個叫肖宮,今年二十叁歲,一個叫肖孛,今年二十歲。說個老實簇,我真懷疑我跟我的兩個弟弟是不是一家人,他們實在長的太帥,比電視那些明明星帥十倍,而我卻長相平凡,唯一值得驕傲的就是身材,不是我吹絕對有做模特的潛質,只不過我是不願意去幹這一行。
再來就是我家的親戚竟然全部都是男的,比如說我爸這邊的叔叔伯伯連一個結婚的都沒有,而我媽那邊一個親戚也沒有,你們說怪不怪?我就在這樣奇怪的家誕生活了二十四年。
我本以爲奇怪的事情不會發生在我這個平凡人的身上,但偏偏最近幾天奇怪的事情就發生啦。每天晚上我都會做一個奇怪的夢,夢裏我被一個看不到臉的男人壓在一朵盛開的金色蓮花上嘿咻嘿咻,每當我想看清對方的臉的時候夢卻斷啦,而我的胸口總是浮現一朵金色的蓮花。剛開始幾天我並不在意,時間長了我就把這件事告訴了母親,母親當時驚喜的表情讓我非常驚訝,當我問及原因時,母親卻閉上嘴什幺也不說,弄得我一頭霧水。
終于有一天我明白啦,當我明白的時候真是欲哭無淚。
那天我下班回家,家裏竟然所有的人都到齊,當然包括我那兩上帥得不得了的弟弟。
「大哥,來,喝杯水。」只比我小一歲的大弟肖宮見我進來,熱情的遞遷一杯茶。
「咦,今天家裏怎幺這幺熱鬧。」我可是記得兩個弟弟是很少准時回家的,邊問邊喝下杯中的茶水。
「今天有事情值得慶祝,當然全家都要到齊。」母親滿臉笑容的望著我,似乎有事要說。
「哦,今天有什幺事要慶祝?」今天好像不是什幺大日子吧。
「我們今天慶祝的就是——」還沒有聽到母親說什幺我的頭就開始暈起來,眼皮也漸漸的閉上了。
當我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身在一個古香古色的房間裏,房間的天花板上有一朵很大很大的金色蓮花,就跟我在夢裏看到的一模一樣。
「你醒啦。」母親的臉部大特寫突然出現在我的眼前,把我嚇了一大跳。
「媽,這是怎幺回事。」頭腦雖然清醒過來,可身體卻一點力氣也不有,動也不能動。
「讓媽來跟你講個故事吧。很久很久以前,我們肖家的祖先是一個小國的國君,我們這個家族爲了養育後代,但又不能混有外族的血,只能族內的族內的通婚,時間久啦我族人發現生下來的小孩子多爲殘缺不全或者智力有問題,于是我族向神禱告,神被我族的誠心所感動,許下這樣的承諾,我族的長子身具雙性的功能,能夠爲我族懷孕生子,而且生下來的孩子絕對健康,漸漸的我族到如今只剩下我們家這一支,而你就是我族這一代唯一的希望。」母親含著淚光看著我。
「不,不會吧。我是男的也。」母親的話讓我渾身發抖,男的生小孩子我可是頭次聽說。我也終于明白爲什幺我家裏都是男的啦。
「是真的,媽也是男的。」說完母親拉開她上半身的衣服給看,果然是平的。
「不,不要啊!」天,讓我昏過去算啦,一起生活了這幺多年的母親竟然是個男的,給塊豆腐我撞死吧。
「小狩,不要這樣。每代的長子大多數的想法跟你一樣,到後來慢慢適應下來就好啦,像你爸爸不就是個很好的例子。」母親的臉紅了紅。
「爸爸不會是你的弟弟吧?」媽,不要叫我小狩,聽起來像叫小受一樣,難道我一生下來就注定這樣的命運?
「是啊,他是我二弟弟。」母親給我肯定的答複。
「媽,大哥醒來沒有?」這時,二弟肖宮推門進來,看到我醒來沖我笑了一下。
「小宮,媽該說的都已經說啦,剩下來的交給你。」母親見到肖宮進來,竟然把我一個丟下來。該死的媽媽,爲什幺給弟弟起名叫小攻,而我卻要叫小受。
02
「不要,你不要過來。」看到肖宮不懷好意的朝我走來,我大叫。
「嗯,好香。果然是發情的味道。」肖宮走到床邊,低下頭在我的耳邊聞了聞。
「什幺發情期?你才發情呢。」我呸,我活到這幺大連個女朋友都沒有交過,哪有什幺發情期,我看他的樣子才在發情呢。
「剛才媽可能忘記跟你說啦,本來在每一代的長子二十歲的時候身上就會出現錠樣一朵金色蓮花,可是不知爲何直到你二十四歲的時候才出現,這朵蓮花的出現就代表著發情,而每代的繼承者就可以已經做好下一代的准備。」肖宮邊說邊揿開的床單,把手放在我胸口的蓮花上畫圈圈,這時我才現被單下的自己一絲不挂。
「二弟,你看我的長相這幺平,而且那個什幺傳說已經過了這幺長的時間,以你這幺帥的長相,還怕找不到心怡的佳人,你就放過我吧。」希望二弟看在我這幺平凡的長相下手下留情放過我。
「叫我宮。狩,你知道嗎?從我一出一生就知道你將是我的新娘,無論你長大變成什幺樣子我都不會放棄你。」二弟一反平嘻嘻哈哈的樣子,專注的望著我。
「不要,我不要當你的新娘。」我一個大男人當什幺新娘,而且當弟弟的新娘這更不可能。
「宮,聽到沒?狩不要當你的新娘,他要當我的新娘。」媽媽咪啊,叁弟肖孛也突然出現插一腳,他還嫌現在不夠亂啊。
「孛,你不要忘了你只後備,不要癡心妄想。」媽可真是會起名字,我才發現我們叁個的名字分別是小受、小攻、小備,不會當時他生我們的時候就已經想好啦吧。
「切,你不忘啦,媽說過如果狩不喜歡你,那就由當狩的丈夫。」孛顯然不買宮的帳。
「你欠扁,狩是我的。」如果我是一個女生此時只怕會感動的痛哭流泣,兩個大帥哥在爲我打架,這是多幺浪漫的事情,可是我偏偏是個男人,外帶還是這兩大帥哥的哥哥。
「你們給我住手。」雖然現在我很討厭他們,但我也不希望看到他們兄弟越牆。
「狩,你說你喜歡我們哪個?」見到我喊停,他們兩個像聽話的小狗一樣圍在我身邊。
「你們兩個我都不喜歡。」我的頭雖然不能動,但眼睛還能動,我拼命的轉動眼珠表示拒絕。
「不行,你得在我們中間選一個。」我何德何能,竟然能讓兩大帥哥看上,我真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
「餵,你們兩個搞什幺鬼,最好的受孕時辰都快錯過啦。」這時父親推開門進來看到這混亂的一幕不免皺起眉頭。
「爸,救我。」我仿佛看到救星一樣,小時候父親最疼的就是我。
「對不起,狩,你今天非要過這一關。」爸爸面無表情的把孛拎了出去,只留下我和肖宮在裏面。
「唔。」絕望的我被宮一口吻住,某種不知名的香氣溢入我的心肺,我的胸口那朵金色蓮花開始發燙。
宮見我的身體有反應,從我的耳垂吻到鎖骨再吻向那朵金色蓮花,我感到那朵蓮花在不斷的盛開,而且發散著一股香氣,那味道就跟我剛才聞到的味道一樣。
「嗯。」該死的宮竟然咬住我胸前的凸起吮吸起來,最要命的是我的身體有感覺,下半身經不起強大的刺激挺立起來。
「求求你放過我。」無助的我只好用被眼淚打濕的眼睛望著二弟,希望在事情能挽回的情況下阻止他。
「你的話可真多。」宮不悅的皺起眉頭,伸手一把握住我的分身,可憐那已經充血的地方被他這幺一握差點噴出來。
「嗚。」我不禁想大哭,這種從來沒有過的感覺爬上我的心頭。
「乖,放松。」宮發現我非常緊張,拍拍我的臀部叫我放松。
「嗯。」我感到香氣越來越濃,我的身心不免全部放松下來。這時我的四肢竟然可以活動,我卻沒有掙紮的意思,腰部緊緊跟著宮的手前後移動。
「啊!」我大叫一聲,在宮的手中噴射出乳白色的液體,整個人紅得像蝦子一樣。
「放開我。」達到高潮的我,一把拉開宮的手,起身就跑。可由于才經曆一場激情,腿腳發軟的我還沒跑兩步被後面的宮一把拉回床上。
「還沒做完,你打算到哪去?」我一直以爲自己的力氣很大,沒想到宮的力氣比我還要大,他一下就從後面壓在我的身上,把他那沾滿我的體液的手伸向我的後穴。
「不要,痛。」那個地方頭次被人入侵,我覺得像裂開一樣。

03
「忍一下,過一會就不痛啦。」說完宮不顧我的意願,強行插入了兩根手指,由于有我的體液的潤滑,他的手指非常順利在我的體內進出。
「嗚。」才解放的身體又升起異樣,我忍不住輕輕呻吟了一聲。
「時間正好。」宮擡頭看了看香案上的香,一個沉腰,把他那巨大的**頂入我的體內,感到後穴像要裂開一樣,但後穴的內壁像有感應一樣一張一合的包裹住他的**.「啊!狩的身體真棒。」也許被我內壁的緊窄所刺激,宮在我的身後激動的叫了出來。
「快放開我。」這種姿勢真的非常恥辱,像動物一樣被人從後面進出,我死命的抓著床沿往前爬。
「你休想,這一輩子都不可能。你的身體永遠都是我一個的。」像發誓一樣,宮死死的摟住我的腰,無論我怎幺往前爬也沒用。
「哦。」我的敏感點此時竟然被宮無意中抓到,他一發現就朝我那裏猛攻,害得我喘息、呻吟不斷,連口水都差點流出來。
突然我感到宮把他的**抽出我的體內,我松了一口氣,以爲這下終于可以結束。可事實並沒有我想像的那般簡單,宮一把翻過四肢無力的我,從地上拉起被單塞在我的臀下,重新一個挺身進入我的體內。
「狩,你這次一定要懷我的孩子。」宮激動的抱著我,在我體內噴射出種子。
「不行,我不能給孛任何機會。」喘息了一陣的宮,好像怕輸給孛一樣,重振齊鼓,可憐我的第一次就這樣落到我的弟弟手中,我真是連哭都找不到地方。
「怎幺樣?懷上了沒有?」累得連手指都不想動的我隱隱約約的聽到宮的聲音,在心我不知道罵他多少次,他昨天不知道操了我多少次,現在的後穴像火燒一樣。
「恭喜你。宮,你要當爸爸啦。」母親的聲音從我耳邊想起。
「不要,我不要生小孩子。」天,我竟然不是在做夢,宮和母親都一臉喜悅的看著我。
「狩,不要再小孩子脾氣,你馬上就是要當媽的人。」母親溫柔的摸上我的頭,想到母親是個男人我身上的雞皮疙瘩全都起來。
「什幺?我有小孩。」回到現實中的我,才說什幺,還有哪裏昨天才做完,今天就知道有沒有的。
「是啊!你看你胸前的蓮花中是不是有個小小的蓮逢,這人表你體內已經孕育著我們肖家的下一代。」天啊,光想到我肚子裏有個小孩子就恐怖,別說這是肖家的長子,將來恐怖淪爲跟我一樣的命運。
「狩,你不知道我昨天晚有多擔心,你要是沒懷上我的孩子,今天晚上你就是孛的啦。」狩一臉緊張的望著我,然後一把擁住我。
這是什幺破規矩,男的生孩子不說,還要一次不行再換一個?我怕我再在這個家裏待下去早晚得瘋掉。
「好啦,宮,讓狩好好休息。」母親見我不說話,把宮一把拉了出去,想讓我一個人靜一靜。
「不行,我不能再呆下去。」見到房間只有我一個人,我開始打開衣櫃收拾衣服,趕快離開,越快越好。
「怎幺?你打算帶球跑?」就當我收拾的差不多的時候,孛的聲音出現在我的身後。
「你怎幺在這裏?」我吃驚的望著孛。我呸,我又不是孕婦,什幺帶球跑。
「看來你真的打算跑路。」孛一步一步的靠近我,我這才發現這個弟弟也是具有相當的威脅性,「那不好意思,我代替宮來懲罰你。」說完,他一躍把我這個病人壓倒在床上。

04
「你給我讓開。」什幺嘛,乘火打劫的家夥,就知道他不安好心,這不他開始對我上下其手。
「嗯。」奇怪,爲什幺被他這幺一摸我就有感覺,我不會淫蕩到這地步吧,這全都得怪宮。
「你竟敢碰我的狩,找死。」就當我絕望的閉上眼睛時,宮突然出現一把拉起壓在我身上的孛一拳打了過去。
「你明知道狩在懷孕期特別敏感,你還欺負他。」看著宮一副跟孛深仇大恨的模樣,我才明白爲什幺我剛才對孛有反應。
「你不要得意,別忘了狩生下你的孩子後就輪到生我的啦。」沒想到這個小我四歲的弟弟會說這樣的話。
「你作夢,我會永遠讓狩懷下去,你休想動他的一根指頭。」我的媽呀,原來昨天宮那幺努力是怕我以後懷別人的孩子,可是要像他所說的繼續懷下去,我的未來將是一群小男生圍著我叫媽媽,想到這幺恐怖的影像,不行,我得趕緊拎起行李逃出去。
「你給我站住。」就當我以爲安全的逃家時,母親的聲音突然響起。
我拎起行李就往前,只當什幺也沒聽見,生怕被媽媽抓回去。
「你給我站住,你不要命啦。」拎著兩箱行李的我當然沒有空著手的母親跑得快,叁下二下就把我抓住。
「媽,你放過我吧。」我哀求母親,希望能放我一馬。
「狩,不是媽不放你,是你不能離開宮。」母親一臉認真的跟我說道。
「爲什幺?爲什幺我不能離開?」奇怪的事情年年有,今天可不嫌啊。
「因爲你肚子裏的小孩子需要宮的養分。」母親的臉紅了一下。
「宮的養分?」我的腦子充滿疑問,什幺叫宮的養分。
「就是精液啦。」母親全紅透啦。
「我——」天啊,那我不是要在床上被宮那個那個至少十個月。
「如果你的孩子沒有養分,你的生命也將受到威脅。」
「媽,我想問一下,難道我爲了孩子要在床上待上十個月?」光想著十個月的頭都在大的。
「誰說的。」母親話給我驚喜,「至少要叁十六個月。」我暈,叁十六個月,讓我現在就死啦吧。
「你在我的肚子裏也是叁十六個月,頭胎是這樣的,第二胎就只要十個月。」哇咧,還第二胎,我又不是母豬,誰來救我啊!
「狩,跟我回去。」面無表情的宮從家裏走出來,拎過我手中的行李裏走。
「媽,我能不能打掉這個孩子。」臨走進去之時我回頭問了一聲。
「你說什幺?」走在前面的宮聽到我的話,馬上回頭,臉上一片黑線,嚇得我馬上閉上了嘴巴。
「傻孩子,你看不出宮有多愛你嗎?快過去吧。」母親敲敲我的頭,把我推向宮。
「宮——」我像小媳婦一樣跟在宮的身後,連大氣也不敢出一聲,生怕他一個不開心拿我開扁。
「你這是什幺樣子?怕我打你嗎?」我一個不注意沒停住,撞上了宮的一背,鼻子正好撞在他的後腦上,痛得我差點流下,我發現自己自從懷了宮的孩子就變得特別容易感傷。
「沒有,沒有。」我揉揉了鼻子,躲得離宮遠遠的。
「過來,很痛嗎?」宮一氫拉過我,擡起我的臉看著我通紅的鼻子,還伸手揉了揉。
說老實話,從這個角度看宮真的好帥,一直以來長相是我最大的遺憾,不過現在能有個長得這幺順眼的人在面前也挺好的,不知不覺中宮在我的心裏已經占有一席之地。

結尾
「好痛,宮,你快給我滾出來。」沒想到生小孩子這幺痛,懷孕叁十六個月的我肚子漲得像藍球那幺大,害得我平時從來不敢出門,一個大男人挺著個大肚子像話嗎?此時,我正在媽媽的幫助下完成我人生最偉大的一刻。
「狩,我在這,你別怕。」一頭大汗的宮沖了進來,緊緊的握住我的手。
「就是你,我討厭你。」痛得滿頭大汗的我一**宮的手臂不放。
「乖,用力就不痛啦。」宮伸直手臂讓我咬,還不停的爲我擦著頭上的汗水。
「快,用力,已經快出來啦。」母親興奮的大叫。
「啊!」看著宮深情的目光,我大叫一聲把孩子生了出來,曾幾何時如此平凡的我吸引住如此優秀的他。
「哇」的一聲,小孩子的哭聲在房間裏響起。
我終于松了一口氣,閉上了眼睛。
「慢著,好像還有一個。」母親一尖叫,把我嚇了一跳。
「哇。」的又一聲,又一個小孩子的哭聲回蕩在房間裏。
「宮,你看他們倆長的一模一樣。」母親把小孩子抱到宮的面前。
「是啊,他們好有夫妻相啊。」宮贊同的點點頭。
「不要,我不要。」想到長子的命運,我不免看到眼前的雙胞胎。天,這世上哪有雙胞胎夫妻的,我慘叫一聲昏倒在宮的懷中。
【全文完】